资本家是如何赚到盆满钵满的(资本家如何赚取更多的剩余价值)

近些年来,大数据杀熟层出不穷。

某外卖订餐软件,开通会员的,比没有开通会员的配送费整整高出了4元钱。

某订票软件,经常乘坐航班的,比很少乘坐的贵了300多...

无论是网上购物、订餐、住宿、打车,几乎囊括了衣食住行,都有消费者被大数据“割了韭菜”。

今天,我们就来聊聊,大数据杀熟,是如何让资本家利润最大化的。

一、支付意愿与收益最大化

经济学里面,有个最基本的原理:供求原理。

价格上升,则生产者产量增加,消费者购买量减少。

举个直观的例子:猪肉涨价了,一些人就会去养猪,而你呢就少吃猪肉。

不过现在的猪肉确实便宜的没边了,养猪厂很难受。

通过供求定理,我们可以引申出来一个概念:支付意愿,指的是消费者愿意为某件商品支付的最高价格。

举个例子吧:

我是一个科幻迷,对于大刘的《三体》爱不释手,我最多愿意出200元,买这三部书。

这200元,就是我的支付意愿。

你对科幻不感冒,觉得这本书只值50元,50元就是你的支付意愿。

现在某宝上卖118元,我肯定是愿意买的,而你肯定不会买,而如果卖30元,那我们俩都会买这本书。

现在呢,你摇身一变,成了一家出版商的大老板,拿到了这本书的出版权。在出版之前,你做了一个调查:

市场有10万名科幻迷,他们最多愿意出200元买这本书,还有20万名普通消费者,只愿意出50元买这本书。

如果把价格定成200,那么就会卖出10万本,总收益是2000万,如果定成50元,那么就能卖出30万本,总收益1500万。

你定多少价格呢?

选200元,因为收益更高。

(这里插一句,企业并不追求收益最大化,而是利润最大化,利润=收益-成本,要解决这个问题,牵扯到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的问题,这里就简化:只追求收益最大化)。

但我不会选200元,我会思考:

为什么要对所有消费者收取一个价格呢?

为了收益最大化,我决定采用这样的销售策略:

1)先出10万本精装本,售价200元;

2)等这10万本卖的差不多了,我再出20万本的平价本,售价50元。

算算看,我卖出了多少钱?

10*200+20*50=3000万。

比你多赚了1000万,50%的增幅!!!

如果高额的收益,也难怪资本家对其趋之若鹜了。

二、价格歧视

这种向不同消费者收取不同价格的行为,在经济学上被称为“价格歧视”。

在过去,价格歧视实行起来并不容易。

首先呢,生产者很难收集到个人的支付意愿。

比如说,一群人去菜市场买猪肉,猪肉店老板很难从我们每个人的长相来判断是否爱吃猪肉。

其次呢,在公开的环境下,价格歧视并不容易实施。

即使老板觉得你长得胖,应该喜欢吃肉,他也不可能在你买肉的时候调高价格,而另一个人买的时候就降低价格。

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呢。

真敢这么做,一斤猪肉也别想卖出去。

最后呢,价格歧视很容易产生套利行为。

同一件商品,不同的价格,套利者就可以低价买入,高价卖出,这损害了生产者利益。

但是呢,到了互联网大数据时代,一切都变了。

首先呢,大数据时代,生产者收集消费者的信息更容易了。

现在人人都离不开手机,离不开手机里面的各项软件。

你爱吃什么,爱看什么,爱买什么,都被这些软件所监视的一清二楚,并且被记录在案。

大数据帮你做了一个完整的画像,你喜欢什么,大数据比你本人更清楚。

其次呢,大数据时代,价格歧视很难被发现。

在网上购物、订餐、订票都是私密的,我们也看不到其他人的价格,其他人也看不到我们的价格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生产者实施了价格歧视,也很难被人发现。

所以,他们大胆起来了。

正是应了马克思的那句话:

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,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。一旦有适当的利润,资本就大胆起来。

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,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,它就活跃起来;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死的危险。

三、价格歧视与社会福利

下面我们聊聊价格歧视对社会的影响。

这里再来引入两个概念:消费者剩余与生产者剩余。

回到上面的例子,我愿意出200元来买这本书,某宝上卖118,200-118=82元,这82元就被称为我的消费者剩余。

更广泛的定义是:消费者支付意愿与价格之间的差值。以此类推,生产者剩余,是价格与生产者成本之间的差值。

如何让社会总福利更大呢?

经济学家认为:要使得社会总福利最大,就要使得社会总剩余最大。

社会总剩余=消费者剩余+生产者剩余。

然而,消费者剩余和生产者剩余总是相互冲突的。

回到上面的出版商案例,消费者都以自己的支付意愿来购买书籍,因此消费者剩余为0,而此时的生产者剩余最大化。

社会的总剩余是下降了,还是上升了,还是不变呢?

不确定,都有可能。

然而可以确定的是,价格歧视使得生产者利润最大化。

我们知道,社会有两大目标,一个是效率,也就是把蛋糕做大,另一个则是公平,把蛋糕分好。

毫无疑问,价格歧视与“公平”或者叫“共同富裕”的目标背道而驰,富了生产者,穷了消费者。

四、监管

在8月17日,《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三审稿》已经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。

该草案明确提出:

●限制过度收集个人信息;

●限制买卖个人信息;

●禁止价格歧视。

希望草案能够早点通过实施,还有这些企业也好自为之,早点收手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