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风;恋人的眼中有它净化了的火星;恋人的眼泪是它激起的波涛。它又是智慧的疯狂,鲠喉的苦味,吃不到嘴的蜜糖。

有的人的爱情是一路平稳的,从相识到相爱没有经历多少曲折,也没有经历过多少风波;有的人的爱情是经历了很多的苦难,最后还是顺利的走在了一起。所以这些也印证了“两个人的相遇、故事、恋情都是命中注定”就像是三毛与荷西的爱情在人们看来他们就是命中注定。

六年的约定

三毛原名陈懋平后改为陈平,英文名ECHO,1943年出生于重庆,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,她的作品被世人广泛流传,著有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《雨季不再来》等优秀作品。

三毛从小学习成绩优异,1967年休学远赴西班牙,也就是这次与她未来的丈夫荷西相遇,说到他们的相遇也是冥冥之中,上天的安排。

在一个圣诞节的夜晚,只身一人在马德里文哲学院求学的三毛,遇到了当时在上高中的荷西。那天三毛在朋友家玩耍,按照西班牙的风俗习惯,十二点之后邻居们就要互相说“平安”,然后她就看到荷西跑了过来,当时三毛心里就在想:“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俊朗的男生”仅此而已,也没有其它的多想,毕竟她比荷西要大8岁,她还是在以一个姐姐的身份与他交谈。

从那天晚上开始,荷西就对三毛有了感情,有一次荷西逃课去找三毛,三毛就以大姐姐的身份教育他“以后不许逃课,如果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”,荷西没管这么多,还是经常去找三毛,就这样,他们经常在一起散步,在一起吃饭,在一起看电影,在一起游览各种景观,荷西对三毛的感情越来越深。有一天荷西坐在三毛身边,认真地对她说:“Echo我想和你结婚,你等我六年,四年大学两年服兵役,这六年过去我就娶你”。

在当时三毛并没有在意他说的这些话,因为她一直把荷西当作一个孩子看待,当时天色已经很晚了,三毛要回家了,荷西站起来对三毛说:“Echo再见Echo再见”一边说着,一边笑着,真的像个孩子一样。

履行六年之约

从那天晚上开始,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,1971年三毛回到台湾,在中国文化大学任教,任教期间结识了一位画家邓国川,她非常喜欢邓国川的作品,使得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答应了邓国川的求婚,在即将举行婚礼的时候,才发现对方是一个有妇之夫,而且她也知道他的妻子很爱他,所以这场恋情也就不欢而散。

同样是在1971年,三毛的父亲非常热爱运动,尤其是网球,三毛也经常与父亲一起打网球,在网球场上认识了一个德国牧师,两人很快就相爱了,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结果就在即将结婚的前几天,她的未婚夫,那个德国牧师,突发心脏病猝死了。三毛悲痛不已,一连串的打击,使得三毛的心理防线被击垮,她选择了自杀,但幸运的是被救了下来。

遇到了这么多的打击,三毛决定回到他熟悉的西班牙,从上次来到西班牙到这次回到西班牙正好是6年。在西班牙的一个晚上她到朋友家里做客,朋友让她闭上眼睛,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,她睁眼转身一看,看到的是一个更加成熟稳重的荷西,她高兴的合不上嘴,她没想到还可以遇到这个男人,当年荷西对她说的六年的约定,真的来实现了。就这样他们两个人也开始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。

1973年二人在西属撒哈拉沙漠,公证完婚,他们两个人结婚之后的生活非常幸福充满乐趣,他们一起在沙漠上漫步,在一起读书,他们好像时时刻刻都在一起,就像是一个人一样,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没有随着时间而消磨,而是随着时间越来越深厚,在小小的房屋了,总是充满欢声笑语。

他们为何没有孩子?

就在他们享受着幸福时,意外也慢慢的向他们靠近,荷西做了潜水工作者,他每天要完成很多任务,1979年荷西在一次潜水作业中意外身亡,这次的打击让三毛彻底崩溃,她曾几度想以自杀了结自己的生命,但她每次都克制住了自己,因为她要照顾老人,她的公婆,她经常一个人去荷西的墓地,与荷西聊天交谈,仿佛他还活着一样,其实在三毛的眼中他一直以另一种形式在陪伴自己。

但还有让很多人疑惑的一个问题:他们真的没有孩子?

其实对于这个话题很多人有很多的猜想有的人说他们有过孩子,但是因为天生有疾病,不幸夭折了;也有人说:他们太相爱了,以至于他们把孩子看做第三者,不希望生孩子;还有说:三毛是因为避孕药吃的太多导致不孕了。还有很多很多说法,但这些说法也只是人们的猜想,毕竟我们不是他们,谁也不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。

有记载说后来三毛很想要个孩子,因为荷西经常要出去工作,一周才能回家一次,这让三毛感到孤独,所以就想要一个孩子陪着自己,但意外却提前来临了。

生命之花凋零

可能三毛最恨的就是6这个数字了好像她的一切都与6有关,一开始的6年之约,到后来荷西的6年苦恋,然后就是他们只进行了6年荷西就因意外去世的婚姻。

因为承受不住孤独的三毛在1991年1月4日的清晨在医院自杀了,在她去世之前她曾给她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说:“我看到了孩子们”这是为什么呢?她这一生也没有孩子啊,她的母亲当时给她说那是天使,那也只是哄她开心的。

其实她可能是太热爱孩子了,太想要个孩子了;也有可能她一直觉得那是荷西,那只是荷西在以另一种方式生活在她的身边,可能是她太想荷西了。

我们现在想的再多也只是猜测谁也不知道她真正在想什么,可能荷西的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了,她一直没有走出来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