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辈如何关心我(长辈怎样关心和教导晚辈)

长辈怎样关心和教导晚辈,是《看了又看》剧要表现的主题之一,这方面,裴贞子家和池金玉家是两种 不同的风格。贞子由于偏心,溺爱,无原则,对金珠的教育是失败的,有另文论述。我最赞赏的是朴 家的家教。特别是当已经知道两个儿媳的具体情况后,以池女士为主,先取得丈夫的支持,再说服心 地善良,比较固执的奶奶,一面对受苦受难太多的银珠备加关爱,医治心灵的创伤,一面对娇生惯养 的金珠动“手术”,矫枉过正,看似冷酷,实则疼爱。池女士对基正基丰哥俩的教育是很成功的,对 媳妇的态度也是值得借鉴的。

长辈如何关心我

以下看剧情:

在朴家客厅,朴校长、池女士和两个儿子和儿媳妇对话,从对话中,可以看到金珠不愿意放弃 目前的舒适生活,而基丰一是感到突然,也对爸爸的不可商量有点怨,二是对用房租作房租不增加 补贴很失望。

朴校长:(对基丰说)出租合同是一年还是两年?

基 丰:是两年。

朴校长:那你就在附近再租一间。

基 丰:(感到很突然)为什么

朴校长:给你们自由,出去单过。

基 丰:不是说得住一年的嘛?

朴校长:哎哟,提前给自由啦!明天就去找房吧!

池女士:怎么?不愿意呀?

金 珠:住在这儿也没关系!

池女士:你十一月份就该生产了,还是早一点搬出去的好。你还得安安静静地写作。

朴校长:就是呀。

双方短暂沉默。

朴校长:你们还有房租吧?(指给原先买的房子)

基 丰:有。

朴校长:就用那笔钱。

基 丰:(儿子实在想不通,房租钱也不补贴)您,是为我们考虑吗?

朴校长:一半一半。

回到基丰金珠自己房间。金珠说:“挺舒服的又要走”“又不用我干活,还能让银珠给我做面条 吃!”“哎哟,那得花多少钱哪!管理费、你的零用、日常开支,还有雇阿姨的钱呢!”这些话充分表现了金珠的极端自私,不知那些一而再,再而三地颂扬金珠单纯,真实,就是要喜欢她的人作何感 想?

基 丰:(哭丧着脸)怎么跟轰咱们似的?

金 珠:是呀。

基 丰:你高兴了吧?

金 珠:哎……

基 丰:怎么了?

金 珠:挺舒服的又要走…… (挺舒服多好啊!)

基 丰:舒服吗?

金 珠:又不用我干活!还能让银珠给我做面条吃! (赤裸裸的!)

基 丰:那就找个阿姨吧。

金 珠:哎哟,那得花多少钱哪!管理费、你的零用、日常开支,还有雇阿姨的钱呢!(很会算帐呢!)

基 丰:我可以挣嘛。

金 珠:噢哟~大房子住惯了肯定很憋屈!

基 丰:那我去跟爸爸说说?

金 珠:以前要求单过,现在怎么好意思呀。而且爸爸他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!

听到这个意外的安排以后,基正银珠回到房间。银珠说,“有点空落落的”体现了姐妹情深,平时 的那些争吵打斗可都是孩子气啊!

基 正:还有时间看书呀!

银 珠:你用书桌吗?

基 正:不用。......看的什么书?

银 珠:爸爸的出版社新出的。

基 正:是那本《那里只有爱》吧?

银 珠:是。

基 正:(念书的句子)我们存在本身就是艺术,比所有艺术还艺术,比世上的一切都生动,比一切绘画还华丽,比一切音乐更感人,比一切舞蹈更强烈....(两人在咀嚼书中的句子,相视面笑)

银 珠:我来给你揉揉吧!(银珠要给基正揉肩膀)

基 正:不用,我不累,我来给你揉吧。(基正要给银珠揉肩膀)

银 珠:不用,我也不累。

基 正:那我们聊聊天吧。

基 正:我估计,奶奶是因为让基丰搬出去的事而不高兴的。

银 珠:是呀。

基 正:奶奶当然是喜欢把大家都搂在身边过日子。让他们搬出去,你怎么想?

银 珠:有点空落落的。

(这时妈妈进门给银珠送药来了。)

妈 妈:喝药吧。温度正合适。

银 珠:唉,(双手接过妈妈递过的药碗,一下子喝了下去,)

基 正:妈妈,你辛苦了。

妈 妈:有什么辛苦的呀,洗衣服什么的我会找人的。(银珠又按过妈妈递的干药,也吃了下去。)

基 正:让你多费心了

妈 妈:什么时候去辞职呀?

银 珠:明天去。

妈 妈:一个月之内一定要结束呀,

银 珠:是。

妈 妈:你赶紧得放松一下呀。

池女士为了争取婆婆对自己安排的理解,又单独到婆婆房中进行解释。(这一幕可以解开池女士安排二儿媳妇出去单过的真实意图,同时也介绍了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和原因,基本上说服了婆婆。取得一致意见,对话中奶奶的“我懂了,那你就代替亲家母,多疼疼那孩子吧,让她享享福。” 是全剧的“结”。你看人家改变了观念多可敬啊,老奶奶,婆婆的用心何其良苦,怎么就唤不醒 那些昏睡的人呢

奶 奶:看到池女士推门进来,一脸不高兴,故意把身子扭到里面,

池女士:妈妈,

奶 奶:干嘛。(只好起身坐了起来)怎么,找我有事吗?

池女士:妈妈,我能理解,基丰搬出去,你很失落。

奶 奶:可是呢,

池女士:昨天我也说了,(池女士决心要把真相说出来,以求得婆母的谅解)这样受累的只有银珠!

金珠也是,自己妹妹做的面条全能吃完,我给她做的剩了一半还多。再住下去,我担心银

珠会没完没了的伺候到金珠生完了孩子为止呀。

奶 奶:你不是让她辞职了吗?

池女士:哎哟,我不是为了让她伺候金珠才辞的呀?

奶 奶:那也不能对金珠不管呀,她们出去该怎么过呀?

池女士:让她住院去吧,反应强烈的住院可能会好一些的。

奶 奶:(觉得媳妇的话不好反驳,把话题一转)你怎么喜欢起银珠来了

池女士:唉,一是自责,二是可怜银珠。我才知道,她根本都没有得到过母爱,

奶 奶:她怎么会没得到过母爱呀?人文静,又那么懂事。

池女士:亲家母呀,从小就对大的奉若天仙似的供着,

奶 奶:(开始认真考虑媳妇的话),真的?

池女士:是呀,上护士学院也是为了挣钱补贴家用,没办法才去的。其实她想上美院。(这时奶奶点了点头,眉间开始松动,更加注意听媳妇的话)卦上说,金珠是太太命,一辈子只能想靠别

人生活,虽然心地善良,就是这一点不好。

奶 奶:(似乎同意了媳妇的话,但忽然想到二孙子)搬出去了,基丰不就受罪了吗?他能吃上什么呀?

池女士:还能饿着自己的丈夫吗,肯定能对付的,

奶 奶:(也觉得无可奈何)小孙媳妇就是这一点不好,好吃懒做,不爱干活。(说了大实话)

池女士:得让她吃点苦头,她就想,一辈子仗着别人。 (用心良苦!)

奶 奶:点头称是,已经完全同意了媳妇的观点。

池女士:(接着介绍银珠)大儿媳妇,到六岁为止,都是她乡下的奶奶带大的,所以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是非常淡薄的。

奶 奶:还有这种事?

池女士:她妈妈因为虚弱,产后不到一个月,就送到乡下她奶奶那儿去了。

奶 奶:(非常同情)多可怜啦,连亲妈的奶都没有吃上一口。 (多善良啊!)

池女士:太可怜了,就是长大了也没少受苦呀!上护士学院,因为适应不了(血腥味)一连半个月都没吃下饭,(奶奶这时连声感叹)那么牺牲自己,补贴家里,她妈妈也不领情呀,听了这些

话,我都气坏了,你说当亲妈的怎样会这样呢? (真正了解了银珠)

奶 奶:哎,这十个手指也不是一样长嘛!

池女士:所以我,决心让她去考美院,了了她的心愿,以后我要拿她当亲生的一样,所以妈妈您,再忍一段时间,我正在给她吃药呢,很快就会怀上的!

奶 奶:我懂了,那你就代替亲家母,多疼疼那孩子吧,让她享享福。

这句话最重要,奶奶要池女士代替亲家母多疼疼银珠,你怎么看?

(这时金珠敲门进来了。奶奶问她找房子的情况,还吐不吐,金珠说好多了,接着给奶奶、

婆婆讲自己做的梦,大家说说是胎梦,要生儿子。)

对朴家让金珠出去单过的信息,很快由金珠通过电话告知了, 从电话中可以感到,贞子是非常支持金珠出去单过的,说明池女士已经对贞子、金珠面对新的安排的反应充分了解,无后顾之忧。是 预料之中的。反衬银珠向池女士说的句句是实。

明元告诉妈奶,大姐有电话。以下是电话中的对话:

贞 子:金珠哇,吃晚饭了吗?

金 珠:(金珠在电话那头告诉了婆家要她和基丰搬出单过的信息)。

贞 子:(很吃惊的样子)噢,真的!当初,不是很坚决的不同意吗?

金 珠:(金珠在电话那头进一步告诉了一些情况)。

贞 子:哎呀,太好啦!

金 珠:(画面切换到发话人这头)好什么呀,我也不是一个人,饭也吃不好,我现在不知该怎么办呢!

贞 子:别害怕,妈妈全帮你干啦!(果然是“金珠自己,有对她更好的亲妈也就足够了”)

金 珠:你不是也忙吗,每天还要去公司。 (如果安排银珠象仆妇一样伺候她,她怎么说呢?)

贞 子:没关系,我再忙,也能伺候你呀,放心出来吧,唉,要找房子,就找附近的。哎哟,不用不用,我来帮你吧!

长辈如何关心我

发表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

相关文章